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苏米亚战歌】(第五章)(02)【作者:indainoyakou
苏米亚战歌】(第五章)(02)【作者:indainoyakou
 字数:7025
 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 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
  《苏米亚战歌》第五章「西欧决战」#2
 
  玛丽安娜四世的演说再度掀起了风暴,有别於震惊国外的「统一论」,「赎 罪论」是在国内引发光谱两端的激烈反应。即便是在反对声浪远压支持声浪的逆 风情势下,演说过后的一个礼拜内,玛丽安娜四世仍然在帝都聚集了一千两百名 士兵与五万名志愿兵。
 
  三级会议火速通过针对玛丽安娜四世而设的特别法,允许此人在本国实行有 限度的徵兵,并且将其编制於不受三军管辖的皇务院军麾下──实际等同於完全 独立的部队。
 
  「玛丽安娜军团」成立后,克里姆林宫特别编制三万人的后勤部队予以支援, 由年轻的弗拉德莲娜皇亲与老练的弗丽妲皇亲领军,随玛丽安娜四世迈向西征之 路。该军团预定在四月三日抵达明斯克,五日进入华沙,六日进驻亲卫军佈於什 切青的本阵。
 
  尽管皇位已在两个多月前传给了安娜贝儿,不少军民心中仍将此一大胆作为 视作御驾亲征。贵族界相传这是一项盛大的表演,即使皇务院与军方对此不愿表 态,想必此番是为了激励全国的爱国心并为军方大力募资吧!
 
  在索菲亚开始为帝母大人的莽撞举动焦头烂额以前,波兰西北方攻势既起, 前日派往斯洛伐克的部队亦传来耐人寻味的回报。
 
  布拉提斯拉瓦地下避难所。
 
  据当地政府提供的资料,此乃雷克斯企业於二一零零年协助政府完工的地下 堡垒,租用期五十年,一直到二一四九年才回归斯洛伐克政府所管。其结构为倒 立三角锥形,地下一层相当於九座足球场并起来的大小,到了地下七层则为半座 尺寸。政府进行回收时,只发现七层一尘不染的空间,全然寻不着任何雷克斯企 业留下的痕迹。

   雷克斯企业后脚刚离开,梵蒂冈马上向斯洛伐克提出相当诱人的租借条件, 按年借来避难所做为梵蒂冈私有地。政府虽然坐收庞大的租金,却也无权干涉避 难所究竟是为何用。
 
  此地最近一次传出的消息,便是互相对立的正教会与天主教同时向俄罗斯西 方军求援的状况。两方彷彿事先谈妥般,向西方军提出了相同的要求──「回收 名单上所有任务人员,并且绝对不能让地下发生的事件公诸於世」。
 
  意即,消息必须全面封锁。
 
  负责此行任务的是亲卫军的两支精锐机步旅,在获得斯洛伐克政府的默许后, 部队在波兰南方做足补给便长驱直入。艾蜜莉亚少将指挥的波兰第二军在边境驻 紮一个机甲师团做为接应,南方军亦派遣第一三九师团进入斯洛伐克。援军尚在 途中,亲卫军已抵达目的地并展开救援任务。
 
  但是,第一批进入地下避难所的部队却遇上了离奇的状况。她们在黑暗的避 难所内透过夜视镜所看见的是惊人的伤亡数量,怯懦的祷告声此起彼落,生还者 相继往深处移动──可是她们却碰不着也踢不到这些人,更是无法与之交谈;士 兵们眼看着满地屍体,走起路来却又如履平地。
 
  「地上到处是炸得乱七八糟的屍首,几乎没有能够踏足之地,即使是墙壁也 同样洒满了令人作呕的脏器。」
 
  「我以为会闻到恶臭,但是并没有,但是你仍会吐,但是镜头照不出来,但 是你真的吐了,但是……」
 
  「这里怵目惊心,充斥呕吐物臭味,派菜鸟斥侯开路的阿莱娜少尉我她妈恨 你。」
 
  「干!干!我踩到像是胃的……空地了!操!这次我又踩到一个很像子宫的 ……空地!」
 
  「这就像在看曾经发生过的影像记录,可是它却只出现在设备中。我有不好 的预感,我们应该暂停搜索。」
 
  「莉娜下士居然正在啃乾粮,妈的,我上次就在她手机找出噁心的卡通图片, 她一定是变态……」
 
  ──随机收录搜索队员们一人一句的任务中录音一刀未剪地播送至此,眼看 后续还有二十多分钟,众参谋决定由书记们听取并列出每一句话,以省去时间处 理那可能越来越多夹杂无意讯息的录音。
 
  第一波搜索任务尚在进行中的现在,虽然内容有些吊人胃口,大夥仍然很快 将注意力放回对大英战争上。纵然多数战线都处於僵持不下的炮阵战,一旦有一 方不慎露出弱点,哪怕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被敌方掌握就将决定胜败。
 
  索菲亚在华沙待到傍晚才启程前往什切青,这是为了配合夜间作战所做的延 迟。俄军与英军在白天以炮阵战及一般空袭为主,夜间则几乎派上所有空舰寻求 敌军缺口,如若哪个阵地无法迅速恢复防空力量,该阵连同后方就可能被敌方空 舰炸得体无完肤。
 
  最初是俄军先行採取此一策略以干扰英军休养生息,不过英军也有一整支空 舰部队的支援,情势演变成俄方白俄罗斯舰队出击之时,英方安妮女王舰队便前 来禦敌。到头来就连空中也打起了近似炮阵战的消耗模式。
 
  然而这仗若继续耗损下去,即便是西方军也感到吃不消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 在於新锐飞弹产量跟不上空舰参战后的消耗量。
 
  四倍。
 
  空舰参战后的单日飞弹消耗量,乃是西方军陆空二军加总的四倍。
 
  姑且不论参谋们对英军飞弹生产量的推估,眼下西方军生产线吃紧,除非东 波兰一带迅速整顿完毕,才有余力提升总产量。但是多出来的产量又得先供应波 兰军的机甲化需求。波兰军在先前的对俄战争中几乎损失所有机甲部队,单纯就 人员层面重组后的波兰军别说跟德军对着干,顶多只能与巴尔干诸国玩扮家家酒。 总而言之,若非向本国或南方军借来几条生产线,只能从消耗量下手。
 
  那么该如何在依赖空舰战力的同时抑制消耗量呢?
 
  这时候就要靠陆面部队打通僵局了。
 
  「这里是妲玛拉本阵,告诸亲卫军全体:由於各位必死之强攻,我军将在本 役中取下壮烈的首胜。本人谨代表神圣俄罗斯帝国,为勇猛果敢的各位致上最高 敬意。神圣俄罗斯帝国万岁!」
 
  蓄势待发的亲卫军各部队盼到皇女殿下那着名的「临别一言」,纷纷爆出了 激烈的怒号。
 
  「皇女殿下亲临前线!第五机甲军团、总攻击开始啦!」
 
  「第十七军团!无论牺牲!务必为皇女殿下夺取胜利!」
 
  「第二十机甲军团!给我尽情地碾杀大英走狗!一个也不留!」
 
  「索菲亚皇女殿下万岁──!」
 
  「神圣俄罗斯帝国万岁──!」
 
  是夜,亲卫军除了精锐第二十五师留守什切青的本阵,其余十个师团皆对法 兰克福以北的英军阵地发起突击。空军、北海舰队、白俄罗斯空中舰队全面支援 亲卫军的猛攻,造成安妮女王舰队难以遏阻俄军猛进,各阵地相继卷入惨烈的战 斗。
 
  纵然英军阵地持续获得充沛的补给、发挥防守优势,俄军精锐却是一批接着 一批汹涌而至,丝毫不放弃伤亡惨重地向前推进中的战线。
 
  战斗从向晚持续到凌晨,僵滞的战线终於相继发生变化。
 
  零时六分,德属阿尔贝克的大英第十重装师防线崩溃;零时三十五分,次防 线再崩溃,英第十师败退。
 
  零时五十四分,德属奥德尔贝格的大英第七重装师防线崩溃;一时二十分, 次防线防禦成功。
 
  一时二十七分,俄属格雷菲诺的俄军第一七二机甲师防线崩溃;一时五十九 分,俄军反击成功,英第五师退出格雷菲诺。
 
  二时四十分,俄属格雷菲诺的俄军第一七二机甲师防线再崩溃;三时八分, 俄军反击成功,英第五师退出格雷菲诺。
 
  三时三十一分,德属奥德尔贝格的大英第七重装师次防线崩溃,败退。
 
  四时二分,俄属奥德尔贝格的俄军第二十机甲师防线崩溃,败退。
 
  四时五十九分,俄属采迪尼亚的俄军第二十机甲师防线崩溃;六时五分,俄 军反击成功,英第十二师退出采迪尼亚。
 
  ──於是,在海空两军彻夜密集支援下,俄英最为激烈的首场攻防战於六时 十一分正式结束。
 
  俄军攻势之猛烈乃是前所未见,然而英军重装师的複合式防线却也坚固无比, 双方阵地共易主十一次,仅德属阿尔贝克遭到俄军佔夺至最后。天明以后,疲惫 的两军回归炮阵战,北海舰队全力协防阿尔贝克,并趁安妮女王舰队於后方补给 之时逼退打算夺回阿尔贝克的德意志海军。
 
  隔日凌晨一时四十分许,大英调集五个重装师发起两路攻势,同时封锁阿尔 贝克并攻打什切青的俄军本阵,试图围歼俄军突出部。俄军动员亲卫军麾下十一 个师团抗击,并启用超过两千架次的战机持续轰炸英军进攻部队,虽击退什切青 方面的攻势,在大英空舰部队围攻之下,由格莱贝特准将暂代指挥的阿尔贝克俄 军第六师团仍然败下阵来。
 
  机动战持续二十二小时,俄军第六师团物资耗尽、决定向后突围,在她们后 方重兵拦阻的是英军第九重装师。突围过程之惨烈犹如收割机驶过平地,第九师 在此打下辉煌战果,并且骄傲地被同胞们称之为「收割者」。
 
  第六师团突围成功的人数不足战前三分之一,包含师团长及副师团长在内的 多数军官战死,将领中唯一生还者只有参谋长格莱贝特。残存部队退回华沙进行 重组,曾经在谢德尔采之战破格拔升的格莱贝特再度升任为少将师团长,第六师 团预定四月中旬回归前线。
 
  接连两场激战使双方损伤惨重却也捞不到好处,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空舰部 队──英军对白俄罗斯舰队的评估为「碍事至极」,俄军对安妮女王舰队的评估 亦为「碍手碍脚」──无论如何,要想干掉实力相差不远的敌军,势必得先排除 对手的空中要塞群才行。
 
  为此,坐镇华沙的西方军总参谋长、远在伦敦下达战术指示的大英第一王女, 都将下一场行动的优先目标改为击落对方的空舰。
 
  无巧不巧的是,双方行动日期都订於四月五日的这一天。
 
                 §
 
  神圣俄罗斯帝国,波兰佔领区,什切青俄军阵地。
 
  历经连续两场机动战,即便是西方军最精锐的亲卫军仍在战斗中产生高达七 千七百名的失踪及被俘者,相对的也有六千名英军战俘被押至什切青的第二十五 师团阵地,在此滞留三天后再送往后方的战俘营。
 
  倘若是被小型附庸国或者声名狼藉的部队逮到,或许情况会糟到无法想像, 不过换成是领头国兼世界五强之一的大国,最起码也会按照国际公约的游戏规则 走,好好看顾她们这些敌人吧──抱持这股想法进入临时战俘营的俘虏们,很快 就咒骂起自己的天真与敌人的险恶。
 
  六千英军不分军阶全被扒个精光,挂着号码牌、戴上手铐与脚镣,接着便被 分开赶进三座露天营区。所有人在营区挤成一团,每座营区的狱卒一次只喊十人 出列分配营房,其余裸着身子的士兵皆在原地等候。
 
  营区外停了几辆消防车,外头的俄兵不时以冰冷水柱沖打俘虏,太过靠近外 围还会吃到竿子或石头,因此又湿又冷的俘虏们不断往中央推挤。后到的俘虏比 较衰,营地大小几乎是刚好容纳两千人再多一点点,而那一点点全被挪去做为狱 卒的管制区域。也就是说,后来的俘虏全部被迫推往外侧供围观俄兵恶整。 
  「谁准这些她妈的英国贱货离开岛的?你们那个下三滥女王吗?」
 
  一根根长竿从层层铁丝网上头斜着往下戳弄俘虏们的胸部,不堪其扰的俘虏 只要把原本挡在私处的双手移动到胸口,从她们腰下往上戳的竿子就会直直撞向 毫无遮蔽的私处。
 
  「你这条英国狗是在瞪什么瞪?说话啊?」
 
  乍看之下随兴所致的骚扰,实则在锁定目标后展开针对性的欺侮。猎物挡住 上半身就想办法把竿头插进目标下体,挡住下半身就以长竿不断撞击目标胸部与 脸部。聚在一块的集团人数减少得相当缓慢,一旦竿子被硬生生塞入下体便难以 挣脱。
 
  「她在挡了、在挡了!趁现在戳她奶头!哈哈!两颗都把她戳红!」
 
  有些俄兵更是在竿头上动手脚,稍微削尖前端、涂泥巴、上辣椒油、缠铁丝 
  、黏碎玻璃甚至涂满排泄物──只要不是插铁钉或刀片等直接伤害作用太明显的 
  东西,在俘虏身上留下鲜红抑或屈辱的印记一概是被默许的。
 
  「重装师团?我看你们叫母狗集团才对吧!浑身屎尿味,操你妈的英格兰贱 种!」
 
  这齣闹剧直到转入营房的俘虏多了起来、长竿再也搆不到她们,才开始减缓 ──但这也是转入快四百人、六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。入夜后,虽说消防水柱的 威吓次数多了起来,总好过被戳伤或者被打伤来得好。
 
  随着人墙逐渐朝中央收缩,就连围观士兵也看出尚有一群俘虏维持着薄弱的 秩序,她们所守护的是一群号码牌为红色及青色的长官。部分士兵认出被守护在 最深处的对象乃是英军小有名气的雅碧盖儿?布兰特上校之时,狱卒正好喊到上 校等人的号码。
 
  「四一一到四二零号,出列!」
 
  或许是出列时稍微拖了点时间、也可能只是单纯被针对,狱卒怒气沖沖地踹 了她们每个人膝盖内侧;平衡顿失的瞬间,雅碧盖儿皱紧了眉头。在她左右两侧 的都是直属部下,她们被狱卒戏称为「大葫芦」──六个尉官与四个校官,乃是 这座战俘营最大的一手牌。
 
  即使入营时早就被扒光,她们出列时仍被几个吊儿郎当的狱卒戏弄式搜了一 轮。
 
  「身体站直、双手举高!谁知道你们这些英国狗会不会在奇怪的地方藏东西!」 
  曾经即便是在战场上依然保持高雅的淑女军官们,如今被迫在同胞面前给狱 卒假搜身真指奸,上至上校、下至少尉都不服气地绷着一张脸。狱卒只管她们双 手高举过眼的姿势,逐一嘲笑那些体毛未经修饰或者乳晕、外阴部较特殊的人。 
  待她们在同胞面前出尽洋相,才被狱卒赶进「关所」。
 
  关所是通往营房的最后一关,只有一道入口和两道出口,大门通往战俘营房, 侧门则是迷你野战医院。里头是长方形的中庭式格局,三道门各有一处小关卡, 二楼有支全副武装的小队持枪待命。雅碧盖儿等人被带到一楼正中央那血迹斑斑 并散发着恶臭味的地点,由另一组看起来绝非善类的负伤士兵接手。
 
  「喔!第一个上校来了!你是哪一个部队的?第七师?」
 
  雅碧盖儿盯着那名士兵脱下军服、露出缠了绷带的结实身躯,加诸地上的血 迹和恶臭味,她清楚预见数秒后众人将面对何种下场。然而让她感到害怕的并不 是那些敌视她们的肌肉女,而是肌肉女手中的伸缩警棍。
 
  「你娘在问你!装聋啊!」
 
  那人朝雅碧盖儿的脑袋挥出警棍,她下意识后退,身旁的部下自告奋勇上前 硬是挨住那一棍。不是全力──但是一击便足以使人倒地不起或者立即昏厥。雅 碧盖儿深知自己不愿为了不做如此渺小的妥协而挨这种力道的施暴,她直视那人 回答道:
 
  「大英第七重装师,机甲白团,布……呃!」
 
  背后忽然被人用力一推,雅碧盖儿踉跄来到肌肉女前方,还没意识过来,腹 部就传出极其不妙的震痛。
 
  「呜呕……!」
 
  强烈的震动粗暴地自腹部传开,雅碧盖儿极力按捺住不适感,不料又被一记 扫腿给拌倒,天旋地转之际酸苦的胃液全盘涌现。
 
  「呜咯……噁──!」
 
  脑袋整个发热,明明没什么东西可吐却还是强烈作呕,配合周遭密集起来的 殴打声与哀嚎,让雅碧盖儿整个人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都感到极度的不舒适。 
  然而,恶意并未就此结束。
 
  「喂,快点,说好一人两分钟。」
 
  「知道啦!东西拿来,给我套上刺环。」
 
  雅碧盖儿倒在失去意识的部下身边,被临时装上一根粗壮假阴茎的士兵跨上 大腿。原先就属大尺寸的假阴茎再套上一层层凸起的黑色刺环,整根膨胀得令躺 在地上的雅碧盖儿瞪直了双眼。

   她并不是没有和戴着假阴茎的女人做过,只是当初的尺寸和眼前这根整整差 了一倍啊……即使仓促做好心理准备,长满尖刺的阴茎毫无润滑之下硬是插进体 内的刹那,雅碧盖儿仍痛苦地仰首嘶叫。
 
  「喔喔!这就是贵族的肉穴啊!大腿夹着让阴道咬得很紧,不错!」
 
  迫於脚镣而无法张开的大腿不断受到敌兵大腿肉的撞击,每道撞击都将乾硬 的硬物往雅碧盖儿的阴道深处推去,没多久她的阴道便因着乾燥与激烈磨擦流出 鲜血。
 
  「这、这傢伙的穴是名器啊!名器!呼哈……!我在干贵族、干贵族喔喔喔 ……!」
 
  仅仅两分钟却恍若数时的折磨,从第二人开始便加倍漫长。雅碧盖儿被迫做 
  她从没尝试过的口交──其实不过是任由敌兵将大得离谱的假屌往她嘴里乱塞一 
  通。粗暴而无半分优雅的轮奸越发失序,施暴者不再只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 而侵犯她。
 
  「喂喂!用力拧这傢伙的奶头,就会像虫子一样疯狂扭动呢!把它拉长!拉 长!」
 
  乳头从强力的拉扯迅速恶化成几近撕裂的剧痛,不曾被粗暴对待的雅碧盖儿 呜咽着频频挣扎;当跨於脸上的女人股间挪开的瞬间,她看见了自己那对杏仁白 的奶子正被往空中尖尖地扯起,乳肉宛如保龄球瓶般看似弹性十足──力量却全 数集中在两颗乳头上,因而激痛难耐。
 
  「时间到啦,换人换人!布兰特,那个子爵是吧!我要把你这婊子的照片贴 在脸上……看看你的狼狈样,真可怜啊。」
 
  雅碧盖儿努力支撑着摇摇欲坠的意志,不晓得过了多久总算是挺过了敌兵的 轮奸──而那不过是短短十分钟的事情。
 
  犹如被烈火烧过的女阴重获解放之际,沾满髒黏热液的双眼目光朦胧地来到 蜷缩在地上的部下们,这些人当中只有一个和她一样遭到性侵,其余皆被严重殴 伤。
 
  遍体鳞伤的七人被赶进营房,伤势较重的雅碧盖儿与另外两人则被带往接受 治疗。
 
  接手的医官看起来小鼻子小眼睛,但是人不错,无论是下达指示抑或亲自上 阵都没有多余的恶意。
 
  「布兰特上校,我会暂时解开你的脚镣以便治疗,请你谅解并且配合。」 
  「……」
 
  事到如今才释出那么一丁点善意可是为时已晚,雅碧盖儿早就对她的敌人万 念俱灰。果然日内瓦公约在真实世界中根本起不到屁用。果然不该期望斯拉夫野 蛮人理解何谓战争的文明。
 
  「──还请你谅解。」
 
  「……啊?」
 
  上尉医官专注於检视雅碧盖儿的外阴部,边以口音严重的英语说道:
 
  「这是为了保护大英的平民。」
 
  「不必为军队作为找冠冕堂皇的藉口。」
 
  「不,这的确是为了平民。相信贵阵营也会上演诸如此类的景象。」
 
  「少在那边胡说八道,你们这群野蛮人!」
 
  喉咙一片腥黏使雅碧盖儿的怒号不如预期地沙哑。上尉倒了杯水给她,弯身 继续检查。
 
  「这是个人价值凌驾於集团意识的时代。」
 
  深沉的刺痛感如涟漪般绽开於阴道各处,雅碧盖儿咬牙忍耐。
 
  「战争的压力不是在茶会上谈论公约的淑女能够体会的。在这个时代,如果 政策无法安抚人民,我们只能以斟酌的形式使战争的压力获得宣泄。为了死守秩 序的底限,这是必要的牺牲。因此,还请你谅解。」
 
  战争打得马马虎虎,胡说八道倒是很行──作如是想的雅碧盖儿并不认同这 番诡辩,但她可以接受军医说这些话的动机。
 
  只希望第二王女殿下能够尽早击败俄军,将她们带离野蛮人的营地。
 
                待续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8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